监管之窗

管理存款偏离度:根治“冲时点”能否治标又治本?

来源: 时间:2015-05-06 15:51:37

  “存款偏离度”是何物?上周五终于有了明确答案。9月12日,银监会、财政部、人民银行三部委联合下发《关于加强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》,首次对外披露了存款偏离度计算公式,并明确了该指标的监管标准。

  设置这一监管指标,不仅仅是为了规范银行的经营行为,做好银行流动性管理,更重要的是为货币政策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。

  设定“存款偏离度”指标,相关部门还寄希望能降低银行负债成本,从而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。但是,由于该规定实质上加大了银行组织存款的难度,因此业内专家认为,具体效果仍有待观察。

  由于存款成本或更高,银行须加快战略转型,“存贷款双双表外化”或是未来中小银行转型方向。

消除“冲时点”对货币政策的干扰

  “存款偏离度”一词最早出现在公众视野中,是在今年8月12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《关于多措并举着力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的指导意见》中。

  《指导意见》第六条指出,“设立银行业金融机构存款偏离度指标,研究将其纳入银行业金融机构绩效评价体系扣分项,约束银行业金融机构存款‘冲时点’行为”。

  据了解,“冲时点”行为之所以受到高度关注,并让高层下决心大力整治,是因为如“过山车”似的“冲时点”行为已经对货币政策的外部环境形成干扰,造成M2增速“上下乱窜”以至于失真,影响宏观决策判断。

  以今年6个月以内的月度存款新增量来看,分别为3月份新增36700亿元、4月份剧减6456亿元,5月份新增13700亿元,6月份新增37900亿元,7月份大减19800亿元,8月份新增1080亿元,月度行情如“过山车”般跌宕起伏。与此同时,广义货币余额M2增速也起起落落,6、7、8三个月的M2增速分别为14.7%、13.5%和12.8%。

 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曾刚告诉记者,“冲时点”行为严重影响货币供给,并对贷款平稳性形成较大影响,如今年6月到7月,新增贷款落差近7000亿元,大起大落对宏观政策调控有不利影响。以“存款偏离度”来规范“冲时点”行为,可为宏观政策创造相对好的外部条件。

  避免流动性“双重损失”

  “存款偏离度”一词出现后,对其具体含义为何,市场多有猜测。

  9月12日,在银监会、财政部、人民银行三部委联合下发的《关于加强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》中,首次披露了存款偏离度计算公式,明确月末存款偏离度=(月末最后一日各项存款-本月日均存款)/本月日均存款×100%,并规定,月末存款偏离度不得超过3%。

  “相信银监会确定这一监管尺度时,已经对各银行的存款数据做过测算,正常经营的话,应该不会超过3%的‘监管红线’。”某银行从事流动性管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

  对此,银监会相关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证实,偏离度指标旨在约束银行“冲时点”行为,银行若抑制“冲时点”行为,达标不难。

  不过,业内专家认为,每年年底“存款偏离度”指标达标会存在较大困难,因为根据惯例,财政存款会在年底特别是12月最后3天大量拨付至相应账户,造成银行存款迅速增加。所以,业界期待,会有关于“存款偏离度”的配套制度随后颁布,解决年底财政资金集中拨付的特殊情况。

  上述从事流动性管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设定“存款偏离度”指标,利好银行流动性管理,可以有效避免银行在季初出现“双重流动性损失”。他解释说,当前银行在季末“冲时点”,存款大量挤入,但季初又迅速流失,造成银行流动性的第一重损失。根据央行的规定,银行需按照季末时点数缴存存款准备金,这样又造成流动性的第二重损失。因此,“冲时点”行为对银行流动性形成巨大挑战,监管“存款偏离度”,将在一定程度上约束银行的“冲时点”行为。

  不过,亦有不少业界人士认为,仅对“存款偏离度”约束治标不治本,不能从根本上禁绝“冲时点”行为。国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董德志表示,“存款偏离度”可能将原来的时点波动变化为时段波动,拉长了波动时间段。比如,以往只是在月末最后一周拉存款,但是由于对“存款偏离度”进行监管,导致银行将拉存款的时间段前置,在较早时间便开始拉存款。

  降低融资成本效果有待观察

  毋庸置疑,相关部门对“存款偏离度”进行监管,期望能熨平季末的流动性波动,降低银行负债成本,从而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。但接受采访的多位专家均表示,对政策能否产生降低融资成本的效果,存在不确定因素,还需要再观察。

  董德志认为,监管“存款偏离度”,会令“冲存款”的难度加大,在存贷比刚性约束下,反而可能导致融资更难获得。

  曾刚也认为,“存款偏离度”实质上导致贷存比考核更严格,之前以“日均”或“时点”来考核银行存款,还给了银行突击拉存款的机会。而以“偏离度”考核存款,监管成本上升,银行需要在平时就做好存款维护,日常维护存款的成本可能比月末突击拉存款的成本更高,或将导致存款变得更加昂贵和稀缺。所以,是否能有效降低社会融资成本,存在不确定因素。

  监管部门以“存款偏离度”考核银行,银行如何应对这一变化?曾刚认为,从中长期来看,需加快推动银行转型。大银行客户基础好,组织存款相对容易,中小银行客户基础相对薄弱,组织存款会变得更困难。由于存款成本更高,中小银行未来的转型方向或将是“存贷款双双表外化”,资金来源主要依靠理财或其他负债来源,资金运用不再依赖贷款,转向资产管理或投行业务。